春风十里不如你

长留:

试着仿了一下,小荻临终时最后的墨迹。


其实没有看过片段的原文,只听了格格配的广播剧,所以不确定他最后是否曾有过哭泣的冲动,仅知道格格为他配的音,是带了哭腔的。

于是每每想起他的临终,脑海里便浮出这样一幅画面:他伏在书案上,因咳嗽而剧烈颤抖得连笔都握不稳,堪堪剩下最后一个字却再也写不完,流着泪,却笑着想,是自己骗了那人负了那人太多次,最后这一次,上苍不许了;疼痛得倒在地上蜷缩起身体,却挣扎着睁大了眼睛,对着虚空喃喃地问,我若用我一步错步步错仿佛没有活过的半生换你再看我一眼,你会不会来,一切算不算晚。

常常忍不住要想,假如他最后不曾将真正想说的话涂掉,不曾写下那首欺瞒的诗,是不是至少在身后,不必只余这般惨淡的绝响?——可是哪来的假如呢?就像最初总不禁去问,假如他不曾患了绝症,不曾有一场活不过而立之年的宿命,他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。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,因为根本就没有假如可言。


曾经会觉得不公,觉得作者真是心狠,要给他如此无望的一生,迫他用他所珍视的一切去赌一个注定无法全胜的局。

但现在渐渐开始觉得,也许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,因为很多年后再想起这本书里的这个人,大概再不会记得他的一生究竟是如何走过的,却一定不会忘了自己第一眼看见他的名字,那么鲜亮的三个字,在几个主要人物的名字里那么张扬地凸现出来,就像是一片淡漠的布景里,忽然生出一蓬亮眼的绿色苇草,顶端开了一朵悠悠欲滴的紫色的花。


【被涂掉的句子原文是“如有来世,愿为掌心记眉间痣,长伴长随,同生共死”,其实“共死”和后面诗中的最后一个字在故事里都是没能写出来的,只是自己不愿它们硬生生地断在末尾,才用铅笔将之补齐】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弎 不 沾长留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弎 不 沾 | Powered by LOFTER